第两百二十八章:坡豪(1 / 2)

酒吧外面的街巷里,郭木生正在拳拳到肉,打人肉沙包。

地上的人,哀求着,已经听不清他说什么了。

郭木生自语道:不玩了。

随着脚跟用力剁下来,只听‘卡察’两声脆响。

地上的男人已经疼的昏死过去了。

郭木生这才转身重新回到酒吧里。

看到建巴奴装的气氛,郭木生快速穿过人群,来到昏暗的卡座。

直接掏出抢来:“哥,就这几个臭鱼烂虾,直接崩了算了。”

李抗战:“浪费子弹,可耻。”

话落,他变戏法一般,拿出来他的冲锋枪:“你威胁我?”

“大老,别,小心走火。”

郭木生:“你敢威胁我哥?”

“哥,全都杀了吧。”

这话听的对面几个矮骡子,小混混一个个尿了裤裆。

“扑通、”

有人跪下了,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,想连锁反应一般。

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,李抗战觉得无趣。

就这···就这····

“你们也配混黑社会?”

好兴致一下子被破坏了。

李抗战站起身来:“走吧。”

本以为这几个杀神终于送走了,可奈何,李抗战突然转身。

“多少钱?”

看场子的人懵逼了。

“大老,不要钱。”

李抗战怒了,上去就是一脚,踹的这个人一个趔趄。

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”

“我花比起这点酒水钱吗?”

郑爱国看向账单:“哥,这一辈水竟然收五块钱!”

“黑店,绝对是黑店。”

看场子的人一个个悲呼:“大老啊,我们不是黑店。”

“我们是正经生意人。”

“现在香江缺水,几个月滴雨不下,现在饮用水已经是稀缺资源量了,士多店里根本就买不到水了。”

李抗战点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“爱国,别计较了。”

一行人也没了继续在酒吧消遣的乐趣。

“姑爷,接下来去哪里?”

坐在车里等待的忠伯还不知道,发生了何事。

李抗战:“去珍宝海鲜舫吃宵夜,听说哪里可是彷照明代宫殿建造的巨大画舫,在黑夜里显得金碧辉煌,李抗战怎么能不去瞧瞧呢!”

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,!真特么好用,开车、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,这里可以下载..】

忠伯笑道:“姑爷,这珍宝海鲜舫62年被赌王收购,整合,的确比以前更气概了。”

“走,看夜景,吃海鲜。”

只是让李抗战失望的是,当看到眼前这艘船的时候,与他想象当中的差别甚大。

或许,那凋梁画栋的海鲜坊还没有打造出来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陈雪茹:“不吃海鲜了吗?”

李抗战:“突然就没兴趣了,明天去菜市场买海鲜,吃住家饭吧。”

回程路上。

“忠伯,外面缺水严重,连豉的水都没有,可香江的富人区确能日日供应!”

“是啊姑爷,在香江真的是只要有钱,就能为所欲为。”

李抗战回到了浅水湾,让大家去休息,他带着陈雪茹上了二楼。

一晚上的运动自然不用说。

第二天,难得睡了个懒觉。

忠伯亲自喊他起床。

“姑爷,醒醒,吃午饭了。”

李抗战:“我这就起来。”

忠伯:“姑爷,身份证已经办好了。”

“这么快?”

“给了钱的,所以快。”

正常都要一个星期,所以古人诚不欺我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洗漱一番,下楼吃饭。

吃过饭,李抗战把郑爱国等人喊道屋子里。

“你们出去一趟,替我寻个人。”

“这人叫石吴锡豪,外号坡豪,在硖尾开字花档赌博,把这人带回来见我。”

郑爱国不问缘由,带着人就准备出发。

李抗战怕发生什么意外,把冲锋枪,乃至于手榴弹都给了他。

还让忠伯,以及司机开着两辆车送他们去硖尾。

李抗战之所以选择坡豪,是因为这个时期的坡豪还是个小人物,这种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的小人物,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。

跟坡豪合作,最稳妥。

李抗战不管坡豪怎么卖,他只负责卖给坡豪,当然,坡豪也要一次性结清款项。

寻找实力强的合作,李抗战怕遇到黑吃黑,给自家人带来危险。

郑爱国一行人来到硖尾,见到人就四处打听吴锡豪。

当然,提起吴锡豪众人口中,褒贬不一。

有人说讲义气,也有人说是烂仔。

不过这都跟郑爱国无关,汽车停在一处木屋前。

从外面就能听见,里面的喧嚣声。

郑爱国:“忠伯,麻烦等我们一下。”

忠伯:“去吧,我就在这等你们。”

“你们哪里混的?”

看着门口看门的小弟,郑爱国皮笑肉不笑:“我找吴锡豪。”

“我们豪哥的大名也是你叫的?”

郑爱国真的是一点耐心都没有,直径的就往里闯。

“木生,这俩玩意交给你了。”

郭木生一人一个手刀,就把人给打晕了。

进入赌档里,郑爱国等人引起了吴锡豪的注意。

主要这些人根本就不像附近的烂仔。

“朋友,你们·····”

郑爱国:“谁是吴锡豪?”

“我就是。”

郑爱国看着眼前的矮个子,还戴着副眼镜,给人的感觉像个文人。

“有人请你见一面。”

吴锡豪:“不知是哪位老板?”

郑爱国:“是谁就不要问了,我们只负责请你过去。”

吴锡豪一度陷入了沉默,因为他在思考。

郑爱国可没时间跟他在这磨洋工。

“请吧。”

吴锡豪还想继续试探,只是他看到了郑爱国等人,腰间鼓鼓囊囊的枪柄。

他是聪明人,知道自己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。

“各位,能否让我跟手下交代一声。”

郑爱国点点头:“我们就在外面等你,别耍花样。”

不出三分钟,吴锡豪就从里走了出来。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