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 一世炎君(上) 第一百四十九章 禁军营(1 / 2)

帝宫外围的萧然,根本不会想到此时此刻那红白双将二人正在议论自己,只是被这凉风吹的打了个喷嚏后,走入繁华的帝宫。

帝宫的繁华,几乎是闻所未闻的,不过这倒也很正常,根据萧然所了解的来讲,帝宫的前身其实是曾经太古时代最鼎盛家族的府邸,而这个家族,便是那赫赫有名的东方家族。

走入帝宫之后,陪同的黄皖便不能继续走下去,只能大致的指了指方向,便在帝宫外等着萧然。

萧然一瞬间只感觉到压力山大,走入帝宫在茂密的竹林之中踏足,身边是微风吹动竹林发出的沙沙声,每踏足一步,萧然都能感觉到,帝宫之中,那一股属于皇室的龙威,正在与自己遥相呼应。

费劲了大致的力气,萧然这才找到帝宫的主宫,推开大门一看,那东方妁静静的坐在那里,翻阅着手中的古籍,在这一瞬间,萧然竟然有一股,像是回到古族,去找古游的舒适之感。

“啪嗒。”

在萧然沉醉其中之时,眼前的东方妁忽然打了个响指,将萧然从这股飘飘欲仙之中脱离,缓缓的开口道:“此乃安神香,属于有毒的一种,如果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,这安神香便会对那神经紧绷之人下毒,陷入无与伦比的幻象之中。”

“看你刚刚这等状态,大概你是中了这安神香了吧。”东方妁忽然画风一转,对着萧然笑着道:“进入这帝宫来找我,对你来说,是有压力的吗?”

“不,并不是。”闻言,萧然身体一抖,苦笑的开口道:“我今晚来找你,是为了谈正经事情的,所以说,不要乱讲,先谈正经事情吧。”

“嗯。”听到萧然的话语,东方妁也只是白了她一眼,点点头说道:“既然是关于魔族的,那你说说,倒地是何事?”

“你应该知道,我以前是在皇浦城待着的,对吧。”萧然瞧见东方妁这等动作,也只能无奈的无视掉东方妁这等动作,硬着头皮开口说道:“那时候,我曾经前往古妖森林历练,历练之时,偶遇一个佣兵团。”

接下来,萧然简略的将自己在古妖森林,为了灵元果,提升实力,与古游合作,与血屠佣兵团二当家起冲突,最后与三当家一战,甚至提到,那三当家,曾经使用过魔族独有的武学,焚血经一事。

从萧然口中得知此事之后,东方妁面色一凝,半响之后,对萧然开口确定道:“此事可属实?”

“句句属实。”萧然闻言,点头后又补充的回道:“没有半点惨假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需要好好考虑考虑这个家伙了。”东方妁点点头,既然萧然敢这么肯定,那这件事八九不离十,只不过自己的皇城附近竟然有这样的佣兵团,那或许,这整个佣兵团,都会是魔族的人!

“回头我安排人去调查一下血屠佣兵团的资料。”东方妁想了想后说道:“得到资料之后,我们再商定如何解决这个血屠佣兵团。”

“关于血屠佣兵团的情报,我已经开始找人去调查了。”萧然闻言,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,点头回答道:“血屠佣兵团的事情,你到时候让我负责就行。”

“你?”东方妁闻言,脸色一凝,道:“目前来讲,血屠佣兵团可是全部都是魔族的家伙,你的实力我很清楚,但重点是,现在血屠佣兵团的目标,我们暂时都还未知晓,如果他们的目标是你,那不就算是自投罗网吗?”

“这根本不算是自投罗网。”萧然轻笑一声,挥挥手说道:“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到时候带人去解决血屠佣兵团,某种意义上倒也可以给魔族一个警惕,甚至,可以打草惊蛇一下,试试这魔族的目标,会不会是我。”

其实萧然能说出这句话,倒也是能猜测出魔族的想法,对于目前魔族的处境来看,魔族把自己当成目标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虽然萧然已经解决掉姬汐月与赵乾,二者都是魔族的将军,但相较于东方妁来说,萧然的含金量,还是微乎其微的。

如果站在魔族的角度上,至少对于魔族来说,费尽周折去解决自己还不如去想办法把东方妁给解决掉,毕竟东方妁是天都王朝的女帝,解决掉女帝以后,天都王朝或多或少都会大乱,这时候魔族想要侵占天都王朝,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!

听到萧然的话语,东方妁想了想,也只是默许了下来,以大局为重,如今萧然的提议倒也是很正常。

一切安排好后,萧然便离开了帝宫,毕竟帝宫之中那一股龙威,让萧然有股不舒服的感觉,还是少待在那里比较好,甚至萧然也想过,如果以后与东方妁有夜生活的话,地点绝对不能选择在帝宫,实在是太有压力了。

……

翌日正午,当萧然从修炼沧澜经脱离后,也从红将军手中得到了关于血屠佣兵团的情报,只不过这时候,红将军面色阴沉,像是经历过什么一样。

“哟,红将军昨晚干什么呢,这么憔悴?”萧然翻看着手中关于血屠佣兵团的情报,冲眼前的红将军打趣的说道。

“没有什么,萧大人,在下先撤退了。”红将军倒也没有多言,只是抱拳想要离开,心想自己终于脱离萧然的魔爪后,但忽然被萧然给叫住。

“等下!”

“萧大人,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红将军吓得身体一颤,回过身硬着头皮对萧然问道。

不过当红将军回过身后,却看到萧然脸色较为阴沉,像是如临大敌一样。

“禁军最近,不忙吧?”

“萧大人,禁军的事情,您是不能过问的。”红将军闻言,连忙回道:“禁军的事情,只有女帝能够过问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萧然听闻后皱着眉头,若有所思的没有说话,放红将军走了。

待红将军走后,萧然散开自己的神识,确定东方妁在哪里后,朝着东方妁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……

加入书签